非文學類
更新日期:
2020-06-30
The Human Factor
Archie Brow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March 2020
512pp
書籍編號:
03-11129
已有電子稿,歡迎索稿審閱!
● 內文簡介

★已授權英、美、中簡!

《領袖與權力》(The Human Factor)探討的是政治領袖——也就是戈巴契夫、雷根、與柴契爾三位領導人——在終結威脅全體人類存續的國際對峙中所扮演的戲劇性角色。

本書否定將冷戰結束視為美國的軍事及經濟力量逼得蘇聯別無選擇的觀點,認為1985年上任的蘇聯領導人若不是米哈伊爾.戈巴契夫,而是政治局裡的其他人物,蘇聯及東歐將繼續由共產威權所統治。在終結冷戰的過程中,雷根樂於與戈巴契夫溝通的意願,要比他的 「戰略防禦計劃」(Strategic Defense Initiative) 或整體的加速軍備擴張要來得重要。當時不僅是華盛頓的鷹派,就連即將繼任的(老)布希政權在發現自己的誤判前,都曾批評雷根「在1988年與米哈伊爾.戈巴契夫走得太近」。

當時,戈巴契夫是政治局中(當時他還沒有能力改變局內結構)唯一一個考慮推進大幅政治改革、與西方改善關係、並願意相信每個國家,包括東歐共產國家,的人民有權決定自己想在什麼樣的體制下生活的人。他在蘇聯推行的「新思維」(new thinking),對冷戰的結束有著決定性的影響。

雷根、戈巴契夫、與瑪格麗特.柴契爾的會面,是這過程中的一大關鍵。雷根視柴契爾為意識形態上的摯友,她的觀點在雷根政權中佔有一定比重。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位「鐵娘子」與戈巴契夫建立了穩固且友善的關係,套一句她的外交顧問的說法,柴契爾「將戈巴契夫推銷到華盛頓」,擔任戈巴契夫與雷根的溝通渠道,並同時對雙方產生影響。

布朗以嶄新觀點探討冷戰終結的成因,記述了米哈伊爾.戈巴契夫、隆納.雷根、與瑪格麗特.柴契爾的觀點在過程中如何成形,並指出三人間的面會的重要性。這是一本可讀性慎高的權威性記錄,將外交政策置入國內政治的文脈中檢視。布朗在否定美國軍事與經濟霸權迫使蘇聯向西方妥協的傲慢觀點的同時,證明這三位政治領袖和他們的觀點,尤其是戈巴契夫的觀點,在終結冷戰中其實扮演著不容忽視的角色。

 

● 作者簡介

亞契.布朗(Archie Brown),為英國國家學術院(The British Academy)院士、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國際榮譽院士、兼牛津大學榮譽教授。早年任教於故鄉蘇格蘭的 格拉斯哥大學(Glasgow University)政治系,自1971年起於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St Antony's College)擔任院士,現為該學院榮譽院士。

布朗在出版《領袖與權力》前的前一本著作《強人領袖的神話:現代政治領導力》(The Myth of the Strong Leader: Political Leadership in the Modern Age),曾於2016年獲比爾.蓋茲選為年度已讀四本好書之一。《共產主義興亡錄》(The Rise and Fall of Communism,2009) 及《戈巴契夫因素》(The Gorbachev Factor,1996) 兩本前作則同時獲得英國政治研究會(Political Studies Association,PSA)W.J.M.麥肯齊獎(W.J.M. Mackenzie Prize)最佳政治書籍獎,以及英國斯拉夫與東歐研究協會(British Association for Slavonic and East European Studies) 艾力克諾夫獎(Alec Nove Award) 年度好書獎。

布朗也曾於2010年獲頒英國政治研究會鑽禧獎(Diamond Jubilee Award)政治研究終生成就獎,並於2015年與另一名得獎人同獲美國斯拉夫、東歐、與歐亞研究協會(ASEEES)頒發的斯拉夫、東歐、與歐亞研究傑出貢獻獎(Distinguished Contributions to Slavic, East European, and Eurasian Studies Award)。

 

● 媒體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