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文學類(歷史)
更新日期:
2018-06-14
Arnhem: The Battle for the Bridges, 1944: Perfect for Father’s Day?
Antony Beevor
Viking
May 2018
480pp
書籍編號:
03-10520
已有樣書,歡迎索書審閱!
● 內文簡介

●《Sunday Times》暢銷書#2。
● 英國亞馬遜銷量總榜#8,以及德國歷史、戰爭歷史,以及政治哲學分類銷量#1。
● 丹麥版登上當地非文學暢銷榜#1。
● 美國亞馬遜戰爭歷史分類銷量#1。
● 已售出丹、法、英、美、芬、德、義、挪、波、葡、西、瑞、紐和中簡等14國語文版權。

英國最暢銷歷史作家安東尼.比佛(Antony Beevor),繼經典歷史著作《Stalingrad》、《The Second World War》之後,再度推出精彩新作《Arnhem》,描寫1944年爭奪橋樑的空降戰鬥。

1944年的9月17日,當時的德國空軍一級上將、德軍傘兵的首創者庫爾特.斯圖登特(Kurt Student)正在荷蘭南部軍方宿舍,他聽到由遠而近的飛機引擎發出咆哮巨響,他走出陽台查看,發現大量的達科塔(運輸機的一種,用來運輸空投物資及傘兵等用途)和滑翔機機群,載著英國第一空降師,以及美國第101和第82的空降師,他帶著羡慕凝視天際,這震撼的傘兵力量示範,是他從沒有見過。

這一天正是市場花園行動(Operation Market Garden:發生於1944年9月17日至25日)的第一天。這是盟軍為了終止二戰的軍事行動,目的是争奪荷蘭境內由德軍控制的主要河川的一系列橋樑,透過取得橋樑的控制權,讓盟軍可以控制下萊茵河,從而經萊茵河進軍德國境內,結束二戰。美國人為英軍主帥蒙哥馬利想出這個異常大膽的行動,起初,戰術頗為成功,但來到東部城市阿納姆(Arnhem)最後一座橋樑時,遇到大量德軍的頑強守衛,而英軍第一師遲遲未獲盟軍增援,最終市場花園行動以失敗告終。

這次失敗的代價極為可怕。在這次行動中,荷蘭人不適一切代價冒險幫助盟軍,德國因而向荷蘭人民進行了殘酷和持續的報復直至戰爭結束。

勢如破竹的英軍,他們在短短幾天內克敵制勝,並奪得多座橋樑,卻在阿納姆受挫,失敗原因一直眾說紛紜。這戰策有勝利的可能嗎?蒙哥馬利和英軍空降部隊司令勒朗寧(General ‘Boy’ Browning)著手進行這計劃時就已註定失敗收場?作者Antony Beevor研究了從荷蘭、英國、美國、波蘭和德國取得的許多被忽視的檔案和新的資料,再重現當時這場可怕爭奪戰的實況,以他充滿魅力和緊扣的敘事風格,向讀者展示的不僅是一場單一戰役的敘述,且可從事件中了解二戰發展的核心。

 

● 作者簡介

安東尼.比佛(Antony Beevor)是一位著名作家,他的作品已譯有30國語文,銷售達五百萬本。他的著作包括有:在2005年榮獲西班牙暢銷書冠軍《La Guerra Civil Espanola》;榮獲Samuel Johnson獎、Wolfson歷史學獎和Hawthornden文學獎的《Stalingrad》;獲頒第一屆Longman-History Today Trustees獎的《Berlin-The Downfall》;榮獲西曼獎(Runciman Prize)的《Crete-The Battle and the Resistance》;暢銷巨著《D-Day》同時在六個國家榮登暢銷書第一名,在法國榮獲the Prix Henry Malherbe 獎;出版於2012年的《The Second World War》被翻譯成21種語文。他是倫敦大學柏貝克學院(Birkbeck College London)的歷史文學和考古學的客座教授,曾擔任作家協會(the Society of Authors)主席,又獲法國政府封他為文學與藝術騎士,愛沙尼亞頒發他瑪麗十字勳章(the Cross of the Order of Terra Mariana,愛沙尼亞最高國家勳章)。

 

● 媒體報導

“In Beevor's hands, Arnhem becomes a study of national character.”──Ben Macintyre, The Times

“Complete mastery of both the story and the sources.”──Keith Lowe, Literary Review

“Superb book, tirelessly researched and beautifully written.”──Saul David, Daily Telegraph

“Another masterwork from the most feted military historian of our time”──Jay Elwes, Prospect Magazine

“The analysis he has produced of the disaster is forensic”──Giles Milton, Sunday Times

“The eye for telling detail which we have come to expect from Antony Beevor. . . this time, though, he turns his brilliance as a military historian to a subject not just of defeat, but dunderhead stupidity”──Daily Mail